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催眠日志
我的催眠日志

我的催眠日志

第一周,星期一


  毕教授要我开始写日志,他还没有同意我参与这个实验,只是先要求我纪录一些事情,我想我会尽我的能力写一份最精细的日志,如果他看到我是多么的用心在完成这本日志,我被选择的机会一定会大大提高的,虽然他说这本日志是完全私人的,但无所谓,我会认真的写下我的想法、感觉和情绪,就像他要求的一样。


  今天我花了两个多小时做了很多测试,毕教授先用一些话使我放松来开始,「你并不知道我在探索的东西,所以你不需要有任何压力,不需要思考自己到底做的对不对。」他笑着这么对我说,我也对他微笑着,并点点头表示了解。


  在我学习的过程中,我已经习惯了大部分的测试,当然还是有几个测试和平常很不一样,他要我填写一份人格特质测验,我花了大约二十分钟完成,毕教授一直在旁边看着我,这让我有点紧张,但是他一直对我说只要放轻松就好,他的声音听来让人觉得很舒服。


  还有一个测试是让我在各种不同的状况下穿越一个简单的平衡木,不同的灯光数量、还有不同的背景音乐、他说一些不一样的话,绝大多数的次数我都很轻松的走了过去,只有几次我感到很危险,几乎快跌了下来,还有他让我将一些豆子放进牛奶瓶里,有时候我可以看着,有时候他要我闭上眼睛,真是奇怪。


  当然有一些标准的智力测验,包括算数、逻辑、空间概念和记忆力等等的,还有几个心里人格测验,像是主题统觉测验和罗氏墨迹测验。


  最后他用两个感受性测试作为结束,他再次提醒我我并不知道实验的目的,所以我只需要放轻松,完全不用去考虑实验的结果,他要我将手放在桌上,然后不断的对我建议我的手变的愈来愈轻,他告诉我我不需要尝试着控制它,只要很轻松的让手自己慢慢升起来,那感觉很奇特,我真的能感觉到手变的愈来愈轻,然后看着手慢慢抬了起来,当我的手完全举到空中后,他又告诉我我无法将手放下,那立刻就生效了,无论我无如何努力,我的手还是在空中动也不动,如果他没有对我建议我的手恢复了正常,我可能现在还坐在那里举着双手。


  另一个感受性测试,他让我背对他站着,然后对我建议有一股力量不段的将我向后拉,我真的感受到了那股力量,然后向后倒下让他将我接住,他又要我面对着他再来一次,那感觉真的很奇怪,我很清楚的看到他什么也没做,但是那股力量却很明显的将我向前推,最后我倒向了他的怀中,我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他看来若无其事的。


  第一周,星期三


  今天我在心里系的大楼里遇到了毕教授,他微笑的告诉我,我的测试结果非常符合他的要求,假如我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立刻得到这份工作,他还对说,选择我的原因不只是这样,还因为我的课程修的相当不错,加上上课时表现智慧和好奇心,我当然很高兴听到这种讚美,我甚至感到脸颊红了起来,他还告诉我,我看来比平常的大学生更加的成熟和负责,这都是让他认为我是最好的人选的原因,我告诉他事实上我比大部分的学生都大了两、三岁,因为我在中学毕业后曾经工作了年。


  然后我说我接受了这份工作,毕竟,我很需要钱,而且这个经验对能力推荐有很大的帮助,假如我想要读研究所的话,我就更需要这个工作,但是他打断了我的话,他告诉我我应该在决定前先了解更多有关这个实验的事情和我必须扮演的角色,然后他要我星期五到他的办公室去。


  我当然同意了,对这个实验的内容我也相当的好奇,但是他从来没有对我吐露一点线索,我想在他主动说出来之前,我也只好忍耐了。


  第一周,星期五


  今天下午我来见了毕教授,他向我大概叙述着他的实验,他说他正在研究记忆和各种心理学上的现象的关系,如果我同意的话,我就是他的实验主题,他说他不能告诉我太多有关这个实验的细节,因为这样会影响到实验的结果,我点点头表示了解。


  他继续告诉我我们每个礼拜必须有三天、每天两小时的两人单独会面,至少需要两个学期,而他还希望我每个星期至少花四个小时来继续这本日志。


  他说他会教我催眠,而在大部分的会面中,我都会被催眠,然后他问我有没有什么疑问,当然我心中有一百万个问题,我先问了一个,在我被催眠时他会对我做什么?他说他不能告诉我,只是向我保证绝不会对我有不良的影响,而且在实验的过程中假如有任何让我感到不舒服的事,我随时可以选择退出。


  我又问了一些问题,他会给我一些后催眠暗示吗?他说就算有,也不会对离开实验室后的我有影响,我会记得被催眠时发生的事吗?他说有时候会,有时候不会,因为这个实验就是和记忆有关的,他会改变我过去的记忆吗?他微笑着,告诉我他会非常注意不会让我受到任何伤害,他用他迷人而温柔的嗓音说着,这让我感到安心了许多。


  他说我可以利用这个周末好好的思考愿不愿意加入这个实验,并且在星期一告诉他答桉,老实说,我对于是否接受有一点犹豫,我从未被催眠过,这让我很紧张,我担心自己会说或是做一些难堪的事,但我又想到,毕教授是一个很有威望的研究者,不会有问题的,一个周末的时间可能又会让我动摇,我告诉他我已经准备好答应了,他对我温柔的笑着,告诉我我们在星期一开始。


  第一周,星期六


  毕教授要我用这个周末的时间在日志里写一些有关于自己的事,他要我写的就像对一个陌生人介绍自己一样,描述我的兴趣、我的个性,甚至是一些情史和曾经经历过的事,他再次强调着不会有人看这本日志,但他希望我仍然要认真的写好它,我会努力的。


  我叫做凯蒂,维诺大学的学生,主修英文和心理学,既然这是我私人的纪录,我想我不需要用任何谦虚的字眼,我很美丽而且聪明,在中学时我是我们班上的毕业生代表,而现在在大学里,我的成绩每学期都是名列前矛,当然这些不是偶然的,我想我有很足够的意志力和天生的智慧,任何事只要我决定要做好就会非常成功。


  而外表,我也相当的有魅力,我的身高和体型都是平均的水准,我有着洁净无暇的皮肤、形状完美的鼻子,还有丰满的嘴唇,那让我笑起来很可爱,生气的时候也很迷人,我的头发很长,一直到我的臀部,柔软、笔直而且闪亮的红棕色头发,我通常都不会将它绑起来,我的头发是我最亮眼的特色,事实上我对此相当的自豪,我的头发和我浅白色的皮肤、大而明亮的绿色眼珠形成了相当美丽的对比。


  我的身材也很不错,我有相当纤细的腰身,臀形也很完美,我的胸部并不大,但是相当的漂亮而坚挺,我唯一不满意的是我的脚有点大,男人们看到我都会很自然的被我吸引,虽然我知道大多数都只是生理上的,但是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拥有这样的魅力呢,我非常的有自信,我认识我自己,我知道我是谁,我很高兴我身为我,我想有着很多女人都似乎缺乏的一个特质:庆幸自己身为女人而且为自己身为女人而快乐,我不讳言,我喜欢性,我很亲切而外向,而且你会发现我还有点谦虚。


  不要以为我是个骚货,事实上,在我二十三年的人生中,我只有过三个情人,好吧,是四个,假如杰夫也加进去的话,但那只是因为酒精作祟和我心情不好的关系而犯下的一个错误,不会有第二次了,我很高兴我们还是朋友,现在我和三个男人在约会,但是他们都不是认真的,而且他们也都认识彼此。


  还有什么?对了,我喜欢打网球,还有我是一个业馀的摄影师,平时我还学一点舞蹈,我比我大部分的同学都大上几岁,因为我在中学毕业后工作了三年,一方面是为了钱,一方面也是为了多点社会经验,目前我计画在明年毕业后继续读心里研究所,但是还并不是很确定。


  回头看看我刚刚写的,我好像是个完美小姐,事实上我有很多缺点,我的脾气不好,性子太急,之前的几段爱情让我受了很重的伤,也许是因为这样,有时候我会莫名的感到忧郁,觉得一切都不对劲,但还好,我总能让自己恢复,而且尽量让自己不要再如此。


  好的,我想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了,蜜莉在叫我了,到了玩乐的时间了!


  第二周,星期一


  今天晚上是我和毕教授第一次的催眠会面,为了给他一个好印象,我比约好的时间还早到了不少,我在他办公室旁的休息室等了几分钟后,毕教授要我进去他的办公室,那是一间很让人喜爱的办公室,很多的书、一些植物、一张小沙发、一个皮制卧椅,还有一张木制的办公桌,毕教授扶在桌子的边缘站着,并示意我坐在那张卧椅上,然后我就坐了下来,那椅子让我感到很舒适。


  但我还是相当的紧张,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毕教授先和我闲聊了一会,我知道他是想让我感到安心点,而且他真的做到了,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而且他有着温柔而令人慰藉的嗓音,和他谈话让我感到轻松了不少,在我们谈论完学校的事后,他问我对于催眠还有什么疑问,我想我心中有一百万个疑问,但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问什么,「那我们开始吧。」他用着那低沉的声音说着。


  他将卧椅的椅背放低了一些,然后要我轻松的靠在椅背上,突然办公室内的灯光变的昏暗,然后有一些小小的亮点出现在天花板上,我必须将脖子再伸长一点才能看清楚它,但是毕教授要我不要移动自己的头,只能移动眼睛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那些亮点上,我发现我很轻松就做到了,虽然我的眼睛已经撑到最上面了。


  他开始用那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对我说话,他告诉我他将帮我放松,他要求我不要闭上眼睛,即使我感到非常的疲倦,一直到他要求我闭上为止,当他这么对我说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这样往上看着亮点让我非常的疲倦,他继续重複着说着我必须睁开眼睛,不管我的眼皮有多重,「好的。」我对他说,他告诉我不需要对他说任何话,我只要点点头表示同意,无论他是给我建议或是问我问题。


  他开始说着我感到多么的放松,感到多么的疲倦,我真的觉得很累,我感到自己几乎快陷入了椅子里,我觉得非常的松弛,他的声音似乎愈来愈远,那种撑着眼睛的感觉愈来愈明显,我觉得眼皮好重,我好想闭上眼睛,我发现自己现在非常渴望他让我闭上眼睛,但是他要我等待,我只好这么做。


  他的声音让我感到很疲倦,他继续不断的说着,说着我有多么疲倦、我感到非常的放松、我的眼皮非常沉重,那好真实,我真的感到非常的疲倦而沉重,我觉得眼睛快烧了起来,我不断眨着眼,现在我很勉强才能看到那些亮点,当我愈努力的想看清那些亮点,想闭上眼睛的感觉就愈来愈迫切,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的事情,我已经无法注意他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只注意到我的眼睛多么的疲倦,我在心里呐喊,「拜託,只要让我闭上眼睛,我愿意做任何事情。」最后,我听到他的声音说着,「现在闭上眼睛,凯蒂,进入深沉的催眠。」喔,太好了,那感觉相当的美好,我立刻闭上了眼睛,觉得非常非常的轻松,他要我是着睁开眼睛,我不要,我的眼睛那么的疲倦、那么沉重,我只想让眼睛这样闭着,他要我更努力的尝试睁开双眼,然后我开始试着,但是我忘了怎么睁开眼睛,我唯一能做的只是往上皱紧眉头,那感觉就好像我弄丢了睁开眼睛的开关,我知道我无法睁开眼睛,无论我多么努力的尝试,当他告诉我不必再尝试的时候,我轻松的吐了一口气并感到更加的放松。


  再之后,记忆变的很模煳,我记得他要我想像走下了一些阶梯,然后躺到一张很舒服的床上,我想他对我说了很长时间的一段话,我有一些很朦胧的记忆是回答他的问题,但是我不知道他问了什么,也不知道我回答了什么,我觉得好像在云端里漂着,没有什么要担心的事,一切都那样的美好。


  下一个我记得的事情,是我听到他的声音,「……四……五。」,然后我张开了眼睛,在那一瞬间,我还有点朦胧的感觉,我在哪里?发生什么事?然后我才想起来,我在毕教授的办公室里,他催眠了我,至少我认为他有,他有吗?我不确定。


  「催眠成功了吗?」我问,他点点头并微笑着,「你的配合度非常的高,凯蒂,现在我留给你的建议只有愉快并充满精神,假如你对自己是否被催眠还有所怀疑的话,可以看看时间。」我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已经九点了,我七点中就到这里了,两个小时!它们跑到哪去了?我明明觉得在这里还不到十五分钟。


  我什么也想不到,但我不是很担心,我不需要想起任何事情,一切都是那么的愉快,我有了一次很美好的体验而且拿到了一些酬劳,在我们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后,我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感觉还轻飘飘的,好像喝了酒一样。


  第二周,星期三


  现在我已经知道会面大概是怎么回事了,我还相当期待今天的会面,毕教授告诉我他会在接下来的会面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催眠我,那听起来很有趣,今天他在办公桌上放着一个画着螺旋的圆盘,我坐在卧椅上,可以很轻松的看见它。


  很快的他让那个螺旋旋转,我开始觉得自己被拉向了漩涡的中心,毕教授开始对我说话,但是我只注意着那个漩涡,我感到自己深深的陷入了它,螺旋不是在我的面前,而是完全包围着我,那是最奇怪的感觉,我觉得自己不断陷入、不断陷入、不断陷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毕教授叫我闭上眼睛,我做了,但是我仍然看的见那个漩涡!那感觉太怪异了!我知道我被催眠了,我能够感受的到,我觉得自己仍凝视着螺旋,并被拉入更深更深的催眠。


  我开始注意到闭教授的声音,他告诉我我将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在那里我非常的轻松,在那里我会回应他的话,我可以感觉到他的声音在我头脑里,我可以很容易的听清楚,而且我想要更多,他的声音带我进入更深的催眠,我想要被催眠,那感觉是如此的美好。


  他告诉我这一次我醒来后将会记得全部的事情,而且我会很喜欢被催眠时的回忆,那听起来很好。


  他花了很长的时间加深我的催眠状态,他让我想像自己躺在草坪上,看着树上的叶子随风飘逸,他一次又一次的引导我将注意力集中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然后让它完全的放松,在他让我的头脑放松后,我觉得自己就像溶化的果冻一样,一种不可思议的轻松。


  他告诉我每一次他催眠我,我都会进入更深的状态,感到更加的放松、更加容易回应他的要求,我很难想像自己还能够比现在更放松,但是如果可以,我会非常的高兴。


  他继续对我说要我注意到自己有多么的喜欢他的声音,我多么的想听到它,多么想回应它,这完全就是我现在的心情的写照,他的声音如此的温暖而平稳,我可以一直听着它,几个小时都无所谓,而他告诉我的每件事都那么的有意义,都是正确的。


  我这么想,他一定是在给我一些催眠建议,但是感觉又不像,我以为催眠建议应该是一些你不想去做的事,但又因为某些原因,让你觉得不得不去做它,催眠师有一种很奇怪的魔力,而你完全没有选择,对吗?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只是在告诉我我正在想的事情,就好像在说他同意我的想法并要我再继续下去。


  他告诉我他要做一些测验来测试我被催眠的深度,而我也可以知道自己进入了多深的催眠状态,听起来很有趣,他要我继续闭着眼睛,然后建议我当我想张开眼睛时,它们会变的更加的沉重,而我无法张开双眼,他是对的,他讲的话都会变成具体的事实,无论我怎么努力,我的眼睛连一条缝也张不开,当他告诉我我的眼睛可以睁开了,他们又立刻打开,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接着他又建议我我的手臂变的僵硬而笔直,而我无法移动它,我感觉到我的手臂变成了一块木板,我甚至能看见它,我根本就不可能将它弯曲,他从一数到了五,将我从催眠状态中唤醒,但是我非常讶异,我的手臂仍然无法移动,毫无疑问的,我已经完全清醒了,但是我的手臂仍然像一块木板一样,他告诉我当他弹了一下手指后,我的手臂会变的柔软而无力,而当我的手碰到屁股后,我会进入比刚刚更深的催眠,他弹了一下手指,然后我的手立刻变的无力,哇!我进入了更深的催眠状态了,我不敢相信我竟然这么迅速的回应他的建议。


  我想着现在的我是那么的愉快,而这只是我第二次被催眠,再过几个礼拜后我会放松到什么程度,他似乎也了解到我很深的被催眠着,他向我保证他会教我进入更深的催眠,而且帮助我愈来愈喜欢它,我现在仍不敢相信,我竟然能拿到钱然后来体会这种世界上最美好的感觉。


  当我醒来后看到了时钟,整整过了两个小时,我还是吓了一跳,时间也过的快的太过分了!这次我记得所有的事情(至少我觉得我记得!),但是我还是觉得意犹未尽,就像你去看一部你很喜欢的电影,你永远不希望它结束,我几乎等不及下一次的会面!


  第二周,星期六


  昨天我和毕教授做了第三次的催眠会面,我很想知道我有没有告诉他我是多么的渴望这个会面,但是我想他一定知道,我多么的想冲进他的办公室。


  他用一个水晶吊饰来催眠我,他让我坐在卧椅上并轻松的靠着,然后拿出了一颗很漂亮的水晶吊饰,他将水晶放在我的眼前,然后开始旋转它,告诉我将注意力集中在水晶上,这颗水晶反射了房间内的灯光,相当的漂亮而迷人,我很自然的就被它吸引了。


  而几乎是立刻,在他还没有说话之前,我就觉得眼皮愈来愈重,觉得好想闭上眼睛,他一定注意到了,因为他告诉我这次我不需要任何许可,只要我觉得眼皮很沉重,我就可以闭上眼睛,我立刻闭上了眼睛,心里充满了感谢。


  这是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情,然后我听到他的声音说,「五。」当我醒来后,我只觉得感觉非常的美好,我觉得很轻松,但又充满了精神,我喜欢被催眠的感觉!那是多么愉快!我有时会想知道被催眠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那并不会使我困扰,我不需要记得,毕教授是一个好人,我可以完全信任他,我只希望他在我们每次见面时都能催眠我。


  第三周,星期一


  今天毕教授用一个怀錶催眠我,他有一只很漂亮的金黄色怀錶,悬在一条金色的链子上,看来相当的老旧,在我观察它的时候,他对我说这只怀錶是它的祖父的,他笑了笑并对我说他很喜欢用这个怀錶来催眠,因为这是一般人心目中的催眠法。


  「当我用这个怀錶深深的催眠你后,你会做什么?」他故意用一种很奇怪的口音幽默的说着。


  「我将会无法抵抗并完全的服从你。」我开玩笑的用着催眠奴隶的音调回答,当我这么说的时候,我感到有一点小小的兴奋,那种经验也许会很有趣,我想像着感觉完全的顺从会是怎么样的感觉?


  无论如何,我还是很喜欢被催眠的感觉,他将怀錶放在我面前并且开始左右摇晃着,就像卡通演的那样,我的眼神立刻被怀錶吸引住了,除了跟着它左右晃动之外我什么也不能做,当我凝视着怀錶时,他将它拿的愈来愈高,我的眼神也跟着它往上,但是我的脖子完全无法移动,我的眼神努力的跟着怀錶,我想要看着它,但是那是如此的困难,我的眼睛快烧了起来,它们是那么的疲倦而沉重。


  我想我最后有闭上眼睛,因为我下一件记得的事就是在催眠结束后我张开了双眼,当我醒来后,我还和毕教授聊了一会儿才离开,他是那样的吸引我,我不确定我以前是不是有注意到。


  第三周,星期四


  昨天,毕教授叫我凝视着他的眼睛来催眠我,这是到目前为止我觉得最好的一种方法,毕教授为我准备了一个特殊的躺椅,要我坐在上面,然后他拿下了他的眼镜,他有一双褐色而深邃迷人的眼睛,我感到自己深深陷了进去,就像在看螺旋的感觉一样,甚至比螺旋更加的包围着我,而且很奇怪的,每一次我被毕教授催眠,都是觉得眼睛很疲倦根本无法睁开,而这一次,我很轻松而自然的一直睁着双眼,我只是不断的凝视着毕教授的眼睛,感觉自己不断不断的陷入。


  过了一会儿,他问我他能不能接触我,当然可以,我一点也不在意,然后他用手指轻触着我两个太阳穴,然后温柔的搓揉着,这让我感到慰藉而放松,他的眼睛变的愈来愈大,我唯一想做的事只有继续凝视着它们,接着他的手指滑到了我的眉头继续抚摸着,然后慢慢向下沿着我的脸一直滑过我的下巴,再回到我的太阳穴,一次又一次的重複做着,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全身的压力都从身体蒸发消失了,我觉得好愉快、好轻松,我记得我那时在想我愿意做任何事让这种感觉一直延续下去。


  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好像在做一场最美丽的梦,当然,他不断对我说着话,告诉我我有多么的轻松,我多么容易接受建议,所以我可以到更深更深的境界去而且我喜欢它,我喜欢他的声音,我想集中精神的听着,但过了一会儿,这对我而言也变的相当的困难,我觉得自己不断漂浮着,所有的感觉和思想都变的浑沌不清。


  我突然想着我好喜欢他给我的建议,如果他建议我去做一些事情的话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让我改变平常的言行举止、改变我的想法,我无法专心的去想任何一件事情,只是这些想法在我脑海里跑来跑去,偶尔我会突然回到现实,然后发现毕教授仍然在按摩着我的太阳穴,继续用他那低沉的声音对我说话,而无论我多么想清楚的听清楚他的话,我仍然会继续溷乱的想着各种事情,我想要进入更深的催眠并接受更多更深的催眠建议。


  我觉得我好像闭上了眼睛,但是我不确定,我只是好像在作梦一样,想到接受催眠建议时让我感到有点兴奋,然后当他叫醒我后,我只是觉得温暖并充满了精神。


  还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晚上我要换睡衣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穿内裤,我非常确定我早上有穿的,我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我又觉得并不需要担心,我不需要记得。


  第三周,星期五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虽然今天我还没有开始和毕教授的见面,但我还是想把这件事情写进我的日志里来,毕教授曾告诉我,要我写下发生在我身上所有不寻常的事,即使那看起来和实验并无关联,而且这个梦似乎有那么一点关联,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毕教授出现在我的梦里.


  在梦里,毕教授和我在一家餐厅里吃着晚餐,他告诉我注意着桌上的蜡烛,然后开始对我说着看着火焰我会感到多么的放松,他不断说着,我也变的愈来愈放松,这时我才意识到他在催眠我,我对他笑了一下,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感觉相当的美好,过了一会,他要我睁开眼睛,但是继续留在催眠状态里,在公共场所里被催眠让我觉得很怪异,我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无论如何,我还是喜欢被催眠的感觉。


  他要我到洗手间去,脱去自己的胸罩和内裤,然后回到这个座位,很好玩的,我正觉得穿着内衣裤很不舒服,所以当他对我这么建议的时候,他只是说出我正想要做的事而已。


  我就这样脱去了内衣裤然后走出了洗手间,我觉得餐厅里的每一双眼睛都看着我,每走一步,我都能感觉到上衣的质感摩擦着我的乳头,它们的感觉那么的紧绷而敏感,我感到自己非常的渴望,当我坐下时,我甚至感到大腿间渗出一鼓湿气,然后我的视线又被毕教授的眼睛给定住了。


  他抚摸着我的小腿,然后慢慢往上伸进了裙子,我只觉得自己陷入了更深更深的催眠,当他的手指拨弄着我的阴唇,我能感到自己的呼吸愈来愈及急促,我很清楚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我没有穿内衣裤的坐在餐厅里,深深的被催眠着,我的心理学教授在桌面下抚弄着我,我完全无法反抗,他对我建议着我被固定住了,我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而且我愈来愈兴奋,那感觉是那样的真实,我觉得好无助,而又不由自主的感到愉悦,我完全无法阻止他,即使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想阻止他。


  他继续说着话来加深我的快感,然后用手指不断的抚弄着我的阴唇,我那么的想移动身体,不是为了要跑开,只是想做一些该有的反应,他告诉我除非他告诉我,否则我不会到达高潮,而我只是轻声的呻吟着。


  他用两只手指插入了我的阴道,并慢慢的抽插着,这时服务生走了过来要为我们点菜,毕教授若无其事的点着菜,但他的手仍在桌子下抚弄着我,我的脸红了起来,我觉得那个服务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故意慢慢的写着菜单,然后不断的瞄着我,这时我很感谢毕教授的催眠命令,让我不会到达高潮,否则我一定会在这个服务生面前作出更丢脸的事。


  当服务生离开以后,毕教授告诉我可以高潮了,很强烈而沉默的高潮,我立刻感到头脑里像是有什么爆炸了一样,一种强烈的快感拢罩着我,我觉得餐厅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正在高潮,我从未感到如此的困窘,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窘况似乎又让我到达了更高点的高潮,我不断的、不断的高潮着。


  这个时候我醒了过来,我喘着气,我发现我的床单都湿了,我的下体也湿淋淋的,我在梦里一定真的高潮了,我从来没有这样过,这太淫荡了,我无法想像我为何会做这样的梦,但那并没有困扰我,我只是有点怀疑,我会不会曾有过类似的经验?


  第三周,星期六


  毕教授对我说到昨天为止,我们已经试过了所有让我进入催眠的方法,现在开始,我们再也不需要一些像是水晶或螺旋盘之类的道具,他说我已经知道要如何很快的进入催眠,现在只要我做到那张卧椅上,我就会自动的睡着。


  毕教授说话时,我就能感到自己慢慢的进入了催眠状态,而当他说完那些话,我就闭上了眼睛并进入深沉的催眠状态,直到他再叫醒我之前,这是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我有点不好意思,毕教授要我写下会面时发生的所有的事情,而且我还领了一周四个小时的酬劳来写这本日志,但是当结束了会面而我什么也不记得,我实在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好吧,我多写一些我的事情。


  我曾经和我的室友聊过实验的事,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在实验开始的前几天,我只有对她提起过这个实验,因为某些原因,我不想告诉太多人我的事情,无论如何,因为这样,蜜莉,也就是我的室友间密友,她问我和毕教授见面时发生些什么事,我告诉她我记得的事,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片空白。


  她很讶异,她问我,难道我不担心消失的那几个小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很奇怪的,我从没担心过,我觉得我不需要记得,她尝试着说服我说毕教授可能会对我做一些我不想要的事,但我一点也不会心烦,毕教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和他一起我感到很安全,我很庆幸自己能参与他的实验,而且我希望我可以持续下去。


  事实上,不只是这样,我还很希望自己能对科学有一点贡献,我想也许有机会我可以告诉毕教授我的想法。


  【完】